蒲白矿业有限公司

麦收记忆

单位:蒲白矿业作者:管理员发布时间:2024-06-20 点击数:985

对于从小生长在八百里秦川的人来说,麦收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。

每年的五月底六月初,家乡便迎来了麦收季节。此时,田野里一片金黄,麦浪随风翻滚,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丰收的喜悦。
作为70后,记忆中麦收是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。
那时候,关中农村小孩都有半个月的假期,专门回家帮父母夏收。早上天还没亮,哥哥和父母就起床了,他们拉着架子车、拿着昨晚已经磨好的镰刀,匆匆奔向麦田。在我睡眼朦胧中,十来岁的姐姐已经在妈妈的嘱托下,拉着风箱熬好稀饭,热好馒头,再从咸菜缸里捞出腌好的白萝卜、红萝卜。提上馍笼、抱着稀饭罐子,我和姐姐便出发了。太阳越升越高,麦地里就像蒸笼一样。只见父母埋头弯腰挥舞着镰刀,一会“刷刷刷”割麦,一会直起身来用带杆的麦穗双手一扭一挽就变成了一个“腰带”,然后牢牢地困住割好的麦子。
“吃饭喽!”随着姐姐一声招呼,哥哥第一个放下镰刀,用脖子上的毛巾擦掉额头的汗水,两手在衣服下摆上蹭蹭,拿起一个馒头来快速窜到地头树荫下吃起来。短暂的休息,补充完能量和水分,父母他们又扎到地里去。我和姐姐开始拾麦穗,那时学校有勤工俭学任务,假期结束要上交10斤麦粒,所以我们一点儿也不敢怠慢。
拉运麦子的过程也非常艰苦。由于麦子很重,地里土壤松软,架子车的车轮容易陷进去。经常是装满一车,用绳子绑好,由父亲在前面拉。为了掌握好平衡,父亲把车辕压得很低,我和姐姐在后面撅着屁股使劲推,来回一趟,经常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收完麦子,便是脱粒。生产队有一台脱粒机,每年这个时候便是它大显身手的时候。全队的麦子都靠这台脱粒机脱粒,因此队长总是要根据收麦顺序进行排队,所以那几天的机器轰鸣声总会彻夜不绝。记得有一年,我家排队到凌晨一点,为了不影响进度,我们一家吃完晚饭后就到麦场帮着邻居,轮到我们家的时候,邻居也帮着我们,那个时候都是这样相互帮衬。我们几个孩子也不能闲着,负责将脱粒好的麦子装进袋子里,脱粒机喷出的高速飞舞的碎麦秆,混着灰尘,肆意打在我们身上,偶尔会有个别麦粒蹦到脸上,如针刺般疼痛。当所有工作完成,在场的每个人头上身上都粘了厚厚的一层碎麦秆和灰尘,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抱怨辛苦,父母总会在一旁鼓励我。
麦收是一段非常艰苦的时光,但也是一段令人难以忘怀的记忆。在那段时光里,我学会了坚持和努力,也学会了珍惜和感恩。从当初的镰刀,到现在的联合收割机,麦收已经成为中国社会变迁、农村经济发展的最好见证。它改变了我,改变了千万农家人,也让我们更加珍惜今日的幸福生活,更加感恩这个伟大的时代!(热电公司:刘娟丽 责任审核:王辉)